第一副姐替补美后遭攻击2016大马世姐克服忧郁重生
时间:2020-07-28 出处:主机创意
2017年3月,马来西亚世界小姐筹备主席拿督林美玉通过马来西亚世界小姐Instagram账号宣布褫夺原任大马世界小姐塔提安娜古玛(Tatiana Kumar)的后冠,而时年18岁的印法混血儿塔提安娜古玛当时是因为在网络上发表冒犯性的言论,而被判定违反马来西亚世界小姐的行为準则和合约,使之被褫夺后冠。
第一副姐替补美后遭攻击2016大马世姐克服忧郁重生第一副姐替补美后遭攻击2016大马世姐克服忧郁重生第一副姐替补美后遭攻击2016大马世姐克服忧郁重生第一副姐替补美后遭攻击2016大马世姐克服忧郁重生第一副姐替补美后遭攻击2016大马世姐克服忧郁重生

2017年3月,马来西亚世界小姐筹备主席拿督林美玉通过马来西亚世界小姐Instagram账号宣布褫夺原任大马世界小姐塔提安娜古玛(Tatiana Kumar)的后冠,而时年18岁的印法混血儿塔提安娜古玛当时是因为在网络上发表冒犯性的言论,而被判定违反马来西亚世界小姐的行为準则和合约,使之被褫夺后冠。

消息传出以后,业界出现了很大的争议声浪。有人认为塔提安娜被陷害,并指主办单位因出于私心而对她採取这项行动,但也有人认为塔提安娜本身确有问题,而当局是因为她的行为违反合约的内容而对她採取行动。

选美参加化妆演讲课程

不仅如此,由第一副姐擢升为大马世界小姐的舒维塔瑟克罕(Shweta Sekhon)也躺着中枪,被一些民众谴责是幕后黑手。

由于这类闲言闲语迅速蔓延,导致舒维塔相继被多人抹黑,她更曾因此罹患忧郁症。

提起舒维塔走上美姐之路的因缘时,她说,一切纯属机缘巧合。原来她过去常在自己的社交网站上上载一些自拍照片,吸引不少粉丝的关注。

2016年初,一名粉丝建议她去参加2016年世界小姐选美比赛。“我当时就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我便决定参加。”

她自认自己并没有什幺特别的才华,所以,她在该届选美赛中只是凭着美丽外貌进军三甲,并未获得任何专属领域的奖项。

在比赛过程中,参赛者先被安排在同一个场地住下来,然后,她们的手机都会被没收,以便断绝她们与外界的联繫。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她们都被安排参加各种课程,包括化妆、演讲、走台步,甚至是运动训练,以便重新磨练自己。

舒维塔坦承,她并没有很好的运动细胞。但有一个环节,参赛者必须赛跑,并通过面子书作直播。当时,她感到非常紧张,但对舒维塔而言,这些活动都是为了提升自己而必须做的磨练。

中学肥胖积极运动  从65减至57公斤

现年21岁的舒维塔长得美艳动人,是旁遮普(Punjabi)佳丽,自小父母分开,而她和年长她一岁的姐姐则由单亲妈妈抚养长大。单亲的身世背景,也让她的性格变得非常独立。

在完成了中六的考试后,她在等待进入大学的这段时间里参加了马来西亚世界小姐选美赛。她从小就不是受人欢迎的漂亮女孩,幼时更是长得特别丰满,因此,她在得奖后常被人嘲笑她是现实世界里丑小鸭进化成天鹅的真人版故事。

她说,她上中学以后变得身材丰满,加上她长得很高,所以乍看之下身材魁梧。

“当时,我常被同学嘲讽。至于我姐姐则因新陈代谢速度特别快,无论吃什幺都还是一样的瘦,而我则是吃一点点东西就会肥胖。在我身材肥胖之时,很多衣服都穿不下,导致我必须费力找适合自己呎吋的衣物。”

后来,她决定减肥,并成功从65公斤的体重减到57公斤。中六那年,她在母亲的鼓励之下开始健身。同时,她每天也和好朋友一起跑步,结果,她在短短半年之内瘦了下来,并从一个原本身材臃肿的少女变成苗条秀气的美少女,而她的人生也因此经历了很大的转变。

“尤其是桃花运的部分。过去,许多人都对我敬而远之,但随着我变瘦,便有人主动向我发出追求攻势。”

和其他参赛者建立深厚友谊

在比赛的过程中,舒维塔也和其他参赛者建立了非常深厚的友谊。“我是个旱鸭子。有一次,我们在泳池游泳时 ,我只敢在较浅的泳池边站着,但一不小心,脚部却被泳池楼梯的铁桿刺中,导致我血流如注。大伙儿看到后,马上惊慌的拿着毛巾帮我止血,并把我带到医院治疗。看到他们神情紧张的样子,我觉得很感动。”

美姐比赛激烈,大伙儿前来都是为了争取美后之冠。但在参赛之前,舒维塔的母亲曾提醒她把自己的行李箱给锁紧,因她担心一些另有企图的参赛者会把女儿的裙子撕破。

不过,在比赛过程中,并没有太多勾心斗角的事情发生。而比赛成绩公布时,她更一举登上亚军宝座。

2017年3月份,原本的美后塔提安娜古玛被褫夺后冠,她取而代之成为美后,然而,这样“顺理成章”的成绩却令她大感不是滋味。网络上也开始出现许多流言蜚语,许多网友认为是她在后面作怪,才会使得美后被取消资格。

“其实,我得以取而代之是因为前者和负责人有纠纷。我只是以第一副姐的身份补上去而已。”

替补封后错过出国参赛时机

印法混血儿塔提安娜古玛因在网络上发表冒犯性的言论而被夺冠后,许多民众纷纷通过网络发表攻击舒维塔的言论,由于一些批评的言词极为锋利,让舒维塔一度感到很受伤,甚至有好长一段时间患上轻微的忧郁症。

“当时,有人认为是我对主办单位洗脑,才导致他们作出更换美后的决定。但结果,各方都把我骂臭。虽然我最终摘冠了,但在被封冠时,全球世界小姐赛早已经结束,以致我未能代表国家出赛,与此同时,负面批评也像乌云般笼罩着我。”

在这过程中,她失去了曾经很要好的朋友,但也让她看清楚谁是真心朋友,谁是假意和她交朋友。

“我和原本夺冠的美后感情要好,后来却因为夺冠事件而不再说话。有人问我为何不主动和对方联繫,其实,我是不想对方觉得我是出于同情她的原因而联繫她。”

舒维塔曾因网络酸民的冷嘲热讽而萌生放弃后冠的念头。但在清醒后,她觉得自己问心无愧,遂打消弃后冠的念头。

此外,她的母亲和姐姐对她参加选美一事也都很支持。“我从打扮到化妆,都是姐姐在一旁指点才完成,所以,若我放弃后冠,只会让爱我的人感到伤心。”

笑对负面批评学习成长

针对网友群起攻击一事,舒维塔感到百般无奈,且越说越激动,甚至一度为此哽咽。

所幸,她为人积极,方才可以继续前进,并让自己继续保持在最佳状态里。

她说,虽然她曾一度因为忧郁而在网络上消失无蹤,但她现在已重返社交媒体,为自己的事业重整旗鼓。

此外,她披露,虽然她现在瘦了下来,但要确保身体一直处在良好的状态,可是需要耗费不少功夫。“我最爱通过瑜伽来保持良好体态,另一个秘诀则是喝绿茶。它不只有助排毒,还可以养颜。”

在未来的日子里,她还想尝试参加其他选美活动,想让自己能代表国家登上国际舞台。与此同时,她也专注于当主持、模特儿和拍电影的工作。

“在拍电影方面,我并没有太多的天赋,且现阶段演技还不好,所以,我会再给自己一些时间,希望自己在这一方面可以有所进展。”

现在的她学会笑着坦然面对负面批评,并认为那是可以让一个人成长得更快的方式。“在过滤这些批评以后,你会发现它们有时反而让你变得更好了。”

关键字: 大马世姐克服忧郁重生


上一篇: 下一篇: